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正在消失|风格是一个事件

正在消失|风格是一个事件

分类:财经

标签: # 新2手机会员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对初学拍照的人来说,使用布朗尼相机是很有益的练习,就像1960年代流行的8mm家庭摄影机训练出了许多电影导演,使他们有机会将青少年时代的爱好转变成职业。但布列松并不是这样被训练出来的。他和从中东欧来巴黎的安德烈·科特兹和布拉塞一样,主要是吸收了超现实主义艺术的营养,并且年纪轻轻就和那些在法国从事艺术的美国富家子弟建立了亲密联系。这批人后来成了美国文艺的重要赞助人,同时致力于引进欧洲艺术——当然是他们认为最新潮的现代艺术。布列松不仅是这帮人引介到美国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他们培养起来的。正是这些“美国朋友”,向布列松推荐了——当然——尤金·阿杰和科特兹的作品。

这听起来有点奇怪。布列松作为法国人,接触到尤金·阿杰和科特兹,竟然需要以巴黎的美国侨民艺术圈为中介。但据布尔迪厄对艺术风格及其社会功能所做的解说,风格在任何时代都是阶层和身份认同的边界。在布列松那个外省工业资产阶级家族里,有几个爱好乃至从事艺术活动的子弟,并不算稀奇事。布列松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都是业余画家,布列松本来极有可能跟随叔叔路易学画,但路易1915年死于“一战”。布列松几次未能通过高中毕业会考,于是选择在巴黎一家画室注册入学,想成为画家。他的选择得到了家族支持,而他要进的画室和主持画室的教授,都反映了支持者注重实际的正统口味,在各种意义上都远离他后来亲近的那些艺术家,不管是毕加索,还是马蒂斯和米罗,特别是杜尚,以及有名和无名的超现实主义者。超现实主义者中不少人积极参加左翼政治活动(“二战”前在巴黎出版的许多杂志和法共有关),后来也把布列松也卷入其中。但布列松在画室和超现实主义者之间摇摆过一段时期。正是在这个一切未定的时期,布列松以一种突然而浪漫的方式进入了法国的美侨艺术圈,置身于与此前人生经验差异很大的社交网络。1931年,这个建立在激进艺术观念和开放式两性关系上的社交网络,因为一个节点人物(J. P. 摩根家族的一位成员)自杀而崩塌。于是布列松退出画室,去了非洲。

展开全文

这是殖民地成长小说中相当经典的情节模式:工业资产阶级的子弟在纸醉金迷的巴黎感到人生空虚,于是买一张船票,去充满异域风情的非洲寻找自我;他将在那里经历热病,和其他一些改变价值观念的事情,然后带着全新的视野和决心回到欧洲。从布列松保存下来的一些照片看,这种情节模式之所以出现,也不算空穴来风。总之,1932年当布列松回到法国时,已经渡过精神危机,以戏剧化的方式成年了。布列松告诉父亲,自己将成为摄影师,而不是画家。这在他那里大概就算离经叛道之举了。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